侯宝林大师临终前收的最后一位弟子——师胜杰

分类:3030说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21日    点击:

侯宝林大师临终前收的最后一位弟子——师胜杰  3030说 第1张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师胜杰如今然以白发苍苍,为了鼓励后辈把相声继续发扬下去,奔走于各个剧场社团,为年轻人打气助威。


小小年纪跟随父母远赴东北


师胜杰出生于天津一个相声世家里,父亲师世元母亲高秀琴都是靠说相声谋生,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京津冀地区颇有名气。1959年,为了振兴东北支援东北的艺术建设,全家北上定居在哈尔滨。出任哈尔滨民间艺术团相声队队长。


侯宝林大师临终前收的最后一位弟子——师胜杰  3030说 第2张


刚落脚哈尔滨时,正赶上全国经济很不好,很多人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师胜杰也不例外,每天饿的眼睛都泛蓝光,他每晚跟随着父母穿梭在园子里面,因为园子里有好多零食,很多观众都知道这是师世元夫妇的儿子,一会这位给把瓜子,那位给块糖,一场下来也能对付个半饱。日复一日,转眼间父母也说了有些时日了,师胜杰耳濡目染,在院子里每天听相声混吃的,也慢慢的喜欢上了相声。


侯宝林大师临终前收的最后一位弟子——师胜杰  3030说 第3张


7岁的师胜杰首次登台亮相


有一天晚上,师世元夫妇表演完吃夜宵时,不经意听到小师胜杰在一旁自言自语说着《捉放曹》他本身下意识的边玩耍边说,不经意回头看了眼正在吃饭的父母愣住了,两个人举着筷子正看着自己,此时父亲的眼泪流了下来,吓坏了小师胜杰,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哪知道父亲难过是因为相声在当时属于下九流,备受歧视,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做这一行,可没想到小小年纪竟如此有天赋,说的这么好,所以父亲是为了说相声当时在社会上的地位与儿子的天赋冲突所感到悲伤。


第二天晚上,师世元登台对观众说:“下面这段儿不收费,我和一个票友说。这个票友不是别人,是我儿子。”常来的观众都知道这孩子,感觉好玩,都哄堂大笑叫好。师世元又说:“请大伙儿给听听,这孩子是不是材料,是不是干这行的坯子。”爷俩合说了一段捉放曹,这下不得了,园子里掌声,叫好声雷鸣般,都要把园子给掀起来了。直呼不过瘾,无奈爷俩又返了个小段。就这样年仅7岁的师胜杰正式开始学习相声。师胜杰回忆说:“当时场面那么热烈,倒不是我的艺术水平有多高,只是他们觉得这个小孩儿好玩儿,师世元的儿子说得不错!


侯宝林大师临终前收的最后一位弟子——师胜杰  3030说 第4张


师胜杰有幸成为侯世传人


师胜杰的艺术生涯一直走的顺风顺水,为了追求更高的艺术水平,自己潜心创作了很多经典《我要补课》、《婆媳之间》、《醉酒歌》等,深受广大观众的热捧,也曾在全国拿到很多个奖项。让师胜杰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青岛的一次演出,使他的艺术人生实现了一个转折与跨越。


侯宝林先生是那次演出的艺术顾问,听了师胜杰的相声后激动不已,在第二天总结会上对师胜杰大赞特赞,并流露出有意要收师胜杰为徒的意向,师胜杰听到消息后激动万分,眼眶都湿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据师胜杰回忆:经他人引荐师胜杰来到了侯大师下榻的酒店。


师:“我刚才听说了。


侯说:“你都知道了?


我双膝一软,就给侯先生跪下了,叫了一声“师父”,便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


侯先生也很激动,说:“我三十多年没收徒了,收了你,就做我的关门弟子吧。有你们这些年轻人,相声就会传下去,就会有希望。


师徒二人便商量拜师事宜。侯先生说:“老一套的拜师有点儿封建迷信色彩,你是年轻人,咱不搞那一套,弄个有时代感的新形式。


侯宝林大师临终前收的最后一位弟子——师胜杰  3030说 第5张


侯宝林先生收关门弟子轰动了相声界,五湖四海的同仁纷纷赶到青岛前来祝贺,就连马三立大师都专程赶到青岛。


拜师仪式上,师父交给师胜杰一些他的论著、音像资料,并把一枚戴了多年的戒指摘下来,套在他的手上。师父说:“师胜杰是我的关门弟子,我今后不再收徒了。我收师胜杰为徒,不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这是相声界的一件大事。我相信有师胜杰这样的年轻人继承我们的相声艺术,相声艺术的发展不会等到2000年。”侯宝林的讲话赢得了现场雷鸣般的掌声。


侯宝林大师临终前收的最后一位弟子——师胜杰  3030说 第6张


师胜杰如今弟子众多,其中原德云社创始人之一的李菁深得师老真传,2012年还收了相声演员陈寒柏与高晓攀为义子,他是真心为相声的复活感到高兴,德云社十周年师老与于谦合说的《山东二簧》让人捧腹大笑,可见功底深厚。


年过花甲的师胜杰已经成为相声界的老前辈了。却一直在为相声的传承尽着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可敬可佩。

TAGS:师胜杰侯宝林捉放曹我要补课山东二簧李菁陈寒柏高晓攀相声3030说